• 呓语

    2008-06-17

    倘若

    我的目光能跨越千里

    穿过天边低垂的云层

    看到你那里 

    我知道

    你一定站在阳光普照下

    等待我

    正如那个黄昏

    我在昏扰的人群中停下脚步

    被萧索的暮色吞没

    再也没有勇气走下去

    我想到你

    那束

    独一无二的光源

    和暖意 

     

    可是

    为什么

    那些屋顶上层叠的天线

    和无知徘徊的鸟儿

    总是划破我的视线

    在心中激荡起一片又一片涟漪?

     

  • 厚道人

    2008-05-30

    其实……,为什么身边时常会有人跳出来为我打抱不平……?

    我终于明白了,原来……自己是个厚道人。。

    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,我又开始担心:那,厚道人……有一天会不会沦落街头被饿死?

    因为常常听到一句话: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……

    于是我心怀惴惴。夜不能寐。吃嘛嘛香。

  • “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,当然不觉要扩大。

       至少,也当浸渍了亲族, 师友,爱人的心,

       纵使时光流驶,洗成绯红,

       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。

     

       真的猛士,将更奋然而前行。”

  • 一直无法忍受blogcn慢得令人心碎的速度,可是我是多么多么大的一个大懒人唷!懒得写字,懒得更新,甚至看到fengzi在链接上一直把我标做turecolors,真的很想拉过来在他睡不醒的粉嫩小脸蛋上恨铁不成钢地扇几下。这么多年后,他还是拼错这个词,我,我,我觉着~~~也挺正常!

    这个小小的错误就一直这么留着,好久好久。每次我登陆fengzi的页面,它就像一个极小极小的刺扎在身上,不痛不痒,但非常不舒服。可是我一直懒得留言提点一下这位后生。这又归结于我的网络拜物论。就是说我不回email,不上msn,不更新blog,不留言只潜水等等七宗罪都归结于网速太慢,反正一句话,不是我懒,都是网络的错啦!

    过了这么久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生活,今天终于一偿夙愿,在波霸安了家,我的心情真的~~很激动!瞧人家这网速!既然成为新的波霸一族(这话有歧义!),就要有波霸的样子(还是有歧义),我一定会常常来这里给大家做报告,定期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活动,请大家多多参与。

    本博客主人id更改为petitejuju,原来那个太长了,谨记。

  • 这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时刻,它在体现出贤惠品质的同时,标志着本姑娘的厨艺开始向全新的领域扩张。特此贴照存志。

    烤蛋糕的盘子太旧了哈,是房东老太太的阿姨留下来的。。古董哦。。

  • 我的鸡蛋们。

    2005-04-13

    俺家的鸡蛋,是真正的勇士,直面惨淡的人生(也许是蛋生?)。它们乖乖地呆在盒子里,用一种叫做消极抵抗的方式,给世界留下愤怒,享乐或者颓废的表情。也有一种说法,叫做一盒醉生梦死的阿Q。
    如果可能的话,会不会有蛋故意从冰箱上滚下来选择摔死呢?
  • ……
    “我是一個鐘──類似《愛麗絲夢遊奇境》裡兔子所帶的鐘。免子的鐘播放著年,我卻播放著日、時、分、秒。兔子的鐘對我說:『我播放的年恰如你們所播放的!』這道理太奇怪了,我不懂。我悄悄地問主人,主人用憂愁的面容說:『你,是那焦迫的生命,而他,是那給忽視的生命……』”
    ……